您现在的位置:魔域私服 > 对舞燃情 > 正文

文章作者:Admin   文章来源:魔域私服   更新时间:17-03-18

自己转身也上了床,与柳景同被而眠—有认床的习惯,客房的床他睡不舒服。

柳景下意识地往连渐这边挪,似乎觉察到有热源。不过一会,整个人都挪进了连渐怀里,还乖乖地摇摇尾巴在颈边蹭蹭:抱、抱。

谁知他又八爪鱼似的贴上来,连渐把柳景的腿从自己身上挪开。几乎压到自己身上,还不知耻地乱蹭:唔,冷。

摸到连渐的手臂,柳景东摸西摸。开心地将其搭在自己背上,满意地抱着“大熊”睡沉了暖,抱抱。

给柳景盖好被,连渐叹息。拥紧了

今晚恐怕不消睡了

第二天。

目光呆滞。柳景醒来。

凌乱不堪。床。

衣衫不整。连渐。

衣裳半褪。自己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停留在一杯饮尽的酒上,昨晚的记忆。随后就似被白酒染就的纸,一片空白。

把男神睡了难道…喝醉了酒。

抓起枕头,啊啊啊啊!柳景胀红了脸。跟敲鼓似的砸自己脑袋,天,告诉他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

嗯…

柳景转头,身后传来一声。只见连渐一脸疲惫地撑着额头,似被吵醒了

灰溜溜地跳下床,对不起!柳景脸色一红。连松得快掉的睡袍都顾不上整理,狼狈地光脚跑了进来。

大口喘气,远离连渐。拍了拍红得滚烫的脸,一脸迷茫。

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底怎么回事。

入喉了就不记得滋味,记忆如同白酒。过去了就不记得经过。

装潢奢华的大房,抬头环视一周。家具泛着光泽,过道迂回曲折,联通不知多少房间,这里是哪,为什么会在这里?

刚想扶着墙壁,双腿有些打抖。看到白练似的墙,又悻悻地收回了手,摇摇晃晃站稳了才硬逼着自己挤出一丁点的记忆,循着印象中的路走去。

浴室。

费劲心思才勉强捕捉到一丝:不小心滑到然后,零星记忆飘飘荡荡。亲到男神…


柳景石化。咔。

十秒钟后。

底做了什么!怎么又做这种丢脸的事情!抱头蹲下。啊啊啊啊。

柳景回头,干什么?低沉的嗓音响起。只见连渐单手撑在浴室门口,交叠着腿,睡眼惺忪地看着他

来了那…那我先出去。嗒嗒嗒地踩着地板,柳景脸腾地红了心虚地退到一旁:没、没干什么。啊。就要往外跑,谁知刚到连渐面前,就像主动投怀送抱一样,脚下一滑,哇地一声扑到连渐怀里。

不经意一瞥,对、对不起!红脸地跳出连渐怀里。发现连渐大敞的胸口上,有许多红色的挠痕,颜色正鲜,似乎刚挠上去不久。

瞠目结舌,这这这…柳景指着那红痕。

顿时一个头两个大。原本柳景投怀送抱,嗯?连渐皱眉低头。也乐得享受香枕玉臂,怎料夜半睡得正好的时候,柳景突然喵叫一声,伸出爪子,处乱挠,费了很大的劲才制伏住。谁知道,爪子动不了柳景就用上了舌头,处乱舔,四处点火,哄得安分了柳景又卷着被子滚了几滚,钻进他怀里求抱抱。

这残酷的事实要不要告诉柳景呢?连渐扶额。

柳景小声询问。弄的吧?怀揣一份小心。

自己挠的连渐睁眼说瞎话。昨晚有蚊子。

哪来的蚊子?柳景:现在秋天。

昨晚的事,对不起。柳景乖乖低头认错。一点记忆都没了放心!突然抬头,拍着胸脯道,如果真发生了什么,会负责哒!

斟酌很久才挤出一句话,应该庆幸这小醉鬼什么都不记得么?连渐动动唇。什么都没发生。

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真的柳景摇摇尾巴。

硬着头皮点了点头:真的连渐头好疼。

<上一篇  会的柳景笑着送他离去  

下一篇  茹浑身颤抖的样子 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