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魔域私服 > 护花倾情 > 正文

文章作者:Admin   文章来源:魔域私服   更新时间:12-10-15

        不需要活的轰轰烈烈只需真真切切的一生。一生中或许没有元好问,借我一生。李清照的足迹,但却一定有爱闪闪熠熠。
念往昔的峥嵘岁月随滚滚长江东逝而去,翻看历史的长卷。不由让我感叹岁月的无痕,时间的无情,独自漫步在三生石畔,寻觅着传说中的绛株草,向它许愿借我一生。
回到金朝。与元好问一同在赴京赶考的路上,光阴将人抛。泛舟于莲花塘上,听着老翁讲述那由一对爱人化身为的并蒂莲,听着元好问即兴的诗文。望着那两只不离不弃的双飞雁最终殉情而忘。擎起一抔土将它永生埋在一起,耳畔萦绕着元好问那句流芳千古的慨叹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?只教生死相许。独自站在雁丘,回想着他那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悲凉一叹,无语了世间苍生寂静了
        光阴荏苒。依稀间嗅到黄滕酒的浓香,日月轮转。红酥手的芬芳。抬头望去,门匾上模糊的刻着“沈园”两个大字。没错,空气中仍弥散着一丝不舍,柳枝轻轻挽留着风,断壁残垣上仍留着那两首永垂不朽的诗篇。借我一生,愿把今生的眼泪倾注于对你思念,而那首《钗头凤》便是那爱的见证。
愿与清照同年,借我一生。乍暖还寒时候,秋风瑟瑟,窗儿前一个独自生愁的女子望着一无所有的远方,独自轻吟着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、许多愁。望着远方的倩影,欲语泪先流。赵明诚,可曾收到云中的锦书?可曾晓得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思念?可曾知道藕花深处她借酒浇愁惊起鸥鹭?
       不奢求有金屋银瓦的皇家园林,借我一生。哪怕只是刘禹锡那间“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陋室;借我一生,不奢求日进斗金腰缠万贯的闲适享受,哪怕只是杜甫“艰难苦恨繁双鬓,潦倒新亭浊酒杯”贫困生活;借我一生,不奢求李隆基与杨玉环缠绵悱恻,哪怕只是苏轼与王弗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人鬼情未了。

<上一篇  来自虚拟和现实相比的人  

下一篇  用时光来看这些事物 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