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魔域私服 > 快乐桑巴 > 正文

文章作者:Admin   文章来源:魔域私服   更新时间:13-08-01

脏最累的刑法跟着东奔西走了一年,除了搬砖、推水泥车、和稀泥外,狗屁没学着。秋后算账的时候,师傅笑嘻嘻的用红色钞票塞破了口袋,而他,一个子儿也没有。这就是赫拉尔瓦匠行业不成文的规矩:学徒三年,所得酬劳,全部上缴。这也是师傅们冒着丢饭碗的危险,猛收徒弟的原因。
那是前些年的事,近两三年,学徒制改为一年,时间短,交出的徒弟也马马虎虎。没办法,由于经济的增长,社会的进步,赫拉尔立起来的高楼不计其数,光2010年一年就不下上百栋,人才短缺,只能采取速成的办法。之前的师傅,懂得很多,可以算半个建筑师,现在的瓦匠,怎么形容呢?有的连勾股定理都不知道是什么东东。
看到同时当学徒的表哥,一年学了不少东西,刑大侠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冲击。他知道是碰到黑心师傅了,如果三年他都不教正经货,那就别想出徒,即使出徒了也没有人用你,力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才四五十块钱,谁会用一个瓦匠去推水泥车呀?
而且当学徒的一年,他十根手指每天都会有几根是流血状态,膝盖上的痂就没褪去过,三百六十五天,有二百多天睡不醒,工地上的清水白菜,常常让他拉不出屎,到头来呢?啥也没学到,真他妈亏大发了。想到此处,刑大侠气不打一处来,夜深人静之时潜入黑心师傅的卧房,将其暴打了一顿。第二天辞退了他,决定另谋出路。
另谋的出路,也不是人干的活。2007年,刑法开始学开挖掘机,从一点一滴,没日没夜的干起,熬了几年终于出了头儿。现在他是‘睿亲王府’里工资第二的人了,第一是何小酷。刑司机现在每月5000元左右,他挺知足,想大学毕业生,也没有多少能挣到这个数的吧?
挖掘机司机,可是个苦差事,这年头儿,干什么容易呀?吃个饭不注意,还可能噎死呢!挖地渠、挖水泥管、铲废楼尾……每天和土喀子破石头打交道,置身于方圆几里的轰鸣之中,盯着无边无际的灰土暴尘,久而久之,让人视觉疲劳,听觉受损,感觉迟钝。
这些客观因素都不算什么,有道是:看问题要抓主要矛盾,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。近两年来,笼罩在刑法身边的,让他感觉工作没动力的,就是孤独,无法言明的空虚感。他二十二了,还没真正的谈过恋爱,在网上认识过几个小姑娘,面也见了,有一个连房都开了,穿裤子时,他想哭,感觉自己被强奸了一样,他不喜欢那个女孩,一点都不喜欢。
有时候,他站在镜子前,一遍一遍的扒拉自己的脸。

<上一篇  两只手拼命扒我脚  

下一篇  让人捉摸不透心生敬畏  >